-哲萍-

【敦镜】 镜中花(中式古代)

中岛敦场景:

        太宰治将喜服拿来了。

        原本无精打采的中岛敦在看见这件绛红色的喜服之后,眼神更是黯淡下来。哀求的语气“太宰先生……”即使来到了这个家,中岛敦还是喜欢称呼太宰治为先生。太宰治何其玲珑的一个人,看那神情便知道中岛敦在想什么。不过他也只能在心中默叹一声,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脸上故作高兴的神色“敦君试试这喜服吧!这可是上等的面料呢。”

        中岛敦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一脸沮丧的表情与身上喜庆的喜服格格不入。却还是对太宰治勉强一笑问到“怎么样?”

        听着太宰治称赞的话语。中岛敦有一瞬间的不确定——那个穿着华服气宇轩昂的男子真的是自己吗?还是当初的中岛敦吗?恐怕已经不是了。

        绛红色的的锦袍上用着金线勾勒出瑰丽锦绣的绣样,犹如一片云雾飘渺的画卷说不真切的华贵。一根金丝滚边玉腰带系在腰上,更显得男子的英俊挺拔。平常凌乱的发丝也一一被发冠束着,与平常颓唐的自己有说不出的变化。

        这是他与对家姑娘因一见钟情而喜结连理的喜服。这也是他始终不明白的自己与对家姑娘根本没打过照面。就算想见也只是远远地望着,彼此的相貌并不真切又何谈一见钟情呢?也不过是一场为了金钱与利益的联姻罢了。自己和对家姑娘便就是这场金钱利益的盛宴的牺牲者罢了。

        太宰治看着脸色愈来愈迷茫的中岛敦到是明白了为何中岛敦对这件婚事并不情愿的缘由了。他也不愿意见中岛敦就这样失落下去。这才缓缓开口:“就算我们怎么多需要对方的力量权势也断然不会拿自家人的幸福开玩笑的。虽然敦君你与我们分散十余年,但你也是我们的亲人。”

        太宰治这些话仿佛一颗定心丸,安定了中岛敦失落已久的心。中岛敦缓缓抬起头问道:“那这件事是?”太宰治见中岛敦这么快便恢复了精神不禁觉得好笑,只是说道“貌似那姑娘到是真对你一见钟情了,这提亲也是对方先开口的。”中岛敦有些诧异,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才让从未见过自己的姑娘一见钟情,难道是帮助老奶奶提提鸡蛋,帮老爷爷打酒之类的然后被那姑娘瞧在眼里了?

        却只听太宰治的下几句话“那姑娘听说是面容娇美,性格柔和,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家。你就好好期待便是。”中岛敦面颊微红,不可明说的期待却在心中萌发。

        那一天,平常古朴简便的家,却是因为这大喜日子热闹起来。木制的走廊上每隔九米挂着红艳的灯笼。扶栏却用带有红色花球的红绸缠着。前厅早已摆满了餐桌和木椅。不少的小姐太太们在后花园闲逛着。

        中岛敦看着窗外的景象,心中有说不出的紧张。而着种紧张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他本想去花园里散散心,却迎面走来了一个男子。中岛敦心想:“自己还是绕道走吧。”便立即转身,想要逃脱马上就要来临的尴尬场面。一句“中岛敦”却让他想躲也没地方躲了。“您…您好,中原先生”反观中原中也却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你要是欺负镜花的话!你就等着吧!”撂下一句狠话,不回头地走了。中岛敦看中原中也走了悬着到嗓子眼的心也慢慢降了下来。却又转瞬听到一声“人虎!”中岛敦当时就欲哭无泪,便迟缓地走到对方面前一脸诚恳地对对方说:“是是是,我一定会对镜花好的,嗯!我一定会一日三餐这样侍奉着,绝对不会委屈她的,您就放心吧!”芥川龙之介倒颇为无奈,自己还什么都没说,中岛敦便说了一大堆。颇有些尴尬,只好冷酷到底,侧身瞟了眼中岛敦“新婚快乐。”

        夜晚,中岛敦看着他的新娘从花轿里面缓缓地被搀扶出来,不紧不慢的步调。中岛敦的心跳声也与这步伐渐渐一致了似的。他看向太宰治想要平复下内心的紧张,却看到他还是那一副永远不咸不淡的笑容。但那眼神却充满了真挚的祝福。

        他执起女傧相递给他的彩球绸带。只希望自己这剧烈的心跳声不会借由这绸带传到那姑娘心中去了。这庄重的仪式、吹吹打打的乐器声、不同人们的祝福声都将给这在这个日子喜结连理的两位年轻人的一生留下浓墨重彩的意义。

        中岛敦坐在他的新娘的身旁忐忐忑忑害羞的样子却让女傧相们娇笑不停。接过女傧相手中的玉如意却踌躇了好一会儿,但是也只好鼓起勇气将头帕一挑,他的手还微微地抖着,说不出的激动。

         只见新娘身穿凤冠霞帔。面色红润,眉目如画,而那灿若星辰的双眸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柔情绰态说不出的韵味与姿态,在红烛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娇美动人。中岛敦有些痴了。竟忘了现在应该做什么了。

        中岛敦痴痴地站了起了,那面色却是比她这位新娘还要红润三分。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我…我叫中岛敦!很高兴能够娶你作为我的娘子。”泉镜花看着她这位新郎官这害羞样儿不禁莞尔一笑,细柔的声调说道:“我是泉镜花。”

泉镜花场景:

        泉镜花颇为无奈地看着仆人将自己的嫁衣用桃木匣子呈到自己面前。尾崎红叶看着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妹子。她就是再怎么不舍她这妹子,这次泉镜花也必须嫁入那家人去了。却低下头看见泉镜花并不怎么高兴的样子。轻声询问道:“怎么?对婚事不满意?”“不是”泉镜花低下头仿佛不想让尾崎红叶看见自己害羞的表情。“那是什么呢?”

        泉镜花也顾不得自己害羞了,款款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还不是这些事的进度太快了!”自己原本只是对尾崎红叶颇为开玩笑地说了声自己挺在意中岛敦的。可谁知这件事边一下子被森鸥外知道了,还不等与她商量商量便一下子把婚事定了。这下好连嫁衣都送来了。估计那些不知晓事情真相的人家指不定又要在背后说些什么歪言歪语了。

        尾崎红叶也大致明白了自家姑娘为什么不高兴的原因了。只好柔声劝道:“你管他家闲言闲语,你嫁你的,在意那些风流话是大不值得的。”这些道理尾崎红叶不说泉镜花也是明白的,可是心中却怎么咽不下那口气。只能对着尾崎红叶微笑道:“好吧,我不生气就是了。”

       这时尾崎红叶到是颇想了解下,泉镜花为什么会在意中岛敦了缓缓地问:“镜花妹妹,现在你可告诉我你为何在意那家四小子(中岛敦)了吧?”泉镜花看着尾崎红叶那殷切的眼神便知道自己拒绝也是不好的,也颇为细细地想了想:

       初见中岛敦是在一个大户人家的宴会上,那时候中岛敦才刚刚被寻回家来,到是引了不少人的注目,泉镜花也是颇为在意的。不过对方却坐在宴会的末尾处,她想中岛敦这个人到是不喜欢引人注意,所以她看得并不真切,只见他雪白而又柔软的发丝并没有经过怎样的打理,却是自有一番风流倜傥的意味。身上一身素净整洁的衣裳又显出他是一名朴素认真的人。不过她自己却是一名闺中女子想到自己这样打量一名男子确实是有失身份,便很快地移了眼,参与到这聚会中去了。

       不过越来越多的流言穿入泉镜花的耳朵中,对中岛敦这人的好奇也也来越多。她这一辈子最怕的人便是二哥——芥川龙之介。这是从小就养成的害怕,她这二哥对她是严厉极了,说成无情也不为过。可是就是这样的二哥在与中岛敦的争斗中输了。她仿佛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她出类拔萃的二哥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到了家,她二哥的眼睛就如罗刹一般能够吞噬人的灵魂,眼睛中的恨意能剜人血肉。她不明白中岛敦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可以打败着如同魔鬼一般的芥川龙之介。她对他的好奇逐渐变为在意。

        之后她便决定自己好好调查一番,于是她边乔装打扮去看看他到底是怎样的人。看着他向着摆摊的人们问好,他仿佛和所有人都友好一般。再看见他帮助老奶奶老爷爷竟是说不出的平常。她实在是不能将那个友好善良的少年与打败她二哥的不同寻常的少年联系起来。

        就是这样,她便就和尾崎红叶提了声她在意中岛敦这人,可谁知竟发展到了现在这局面。要是中岛敦不愿意娶她那可就尴尬了,可谁知对方也竟是答应这次求亲。

        尾崎红叶听了这么多不禁也觉得中岛敦是个奇怪的人,正在暗自琢磨一些事。便听到了泉镜花不确定的疑问:“红叶姐,你说要是他不喜欢我可怎么办了?”说是疑问可这语气还带着几分自顾自的埋怨。尾崎红叶听到便柔声安慰道:“那小子怎么会不喜欢我们镜花妹妹呢?妹妹如此乖巧听话,还生得这样花容月貌,我见犹怜。要是他不喜欢我们便去把他揍到喜欢为止!”泉镜花一听便急忙道:“不可!”却因为害羞红了双颊低下头来,不看尾崎红叶。

       到了新婚那天是红叶帮泉镜花梳的头,扎的发髻。虽有纵般不舍她也必须离开这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了。登上花轿怀揣着不安,去接受和尝试这新的生活。

       直到泉镜花看见那温柔得如同月光一般的男孩却傻傻地对着自己笑,还对自己做出了不像是新婚般的自我介绍时。她甜甜一笑却是再也不愿让这个大男孩仅仅将自己停留在眼中,而是那心底。

       这爱情本来就如水中月镜中花般灵活而不可琢磨。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