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萍-

【太中】 硬币

  若是让中原中也找出自己这苦短二十二年中自己最难以忘记的人。他沉默了。他低下头来,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了眼睛,仿佛在思索什么似的。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迷茫的他抬起头,蔚蓝色的眼睛透露出坚定的力量。他缓缓开口说出一个名字——太宰治

  这太宰治究竟是何人呢?要是让中原中也概括就是害人不浅的一个混蛋。要说起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恩怨还是要从他们小时候慢慢道来:

  初见太宰治是在尾崎红叶和森鸥外的聚会上。那时候的中原中也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爽朗的小伙子。他看着森鸥外和尾崎红叶谈笑风生自己边无趣地向四处张望。   
  他仿佛看见了什么新奇的玩意似的,嘴角竟毫不自觉地挂着一抹笑意。那是一个小男孩,和他年纪差不多。让中原中也惊讶的确是那男孩身上的伤,雪白的绷带在他的脑袋上厚重地围着与他乌黑卷曲的头发形成强烈的对比。让人遐想连篇的是里面的伤口。除外他身上还有大大小小数十道伤口。

  男孩缓缓地向中原中也这桌走来,走到森鸥外的位置确是突然停了下来,带了一丝恭敬地语气叫了一声“先生、红叶姐”森鸥外见到是他到了,简单地看了他一眼,对他身上的伤仿佛习以为常。冷淡地说了声“坐吧”

  中原中也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男孩,便猜测他是个不言苟笑的人。就自己主动地与他搭讪“我叫中原中也,你呢?”“太宰治”他的声音犹如是沉稳的大提琴,低沉却有着独特的韵律。中原中也仿佛毫不在意太宰治的冷淡,自顾自地和太宰治说着好多好多他从那些黑手党的大姐姐大哥哥听来的故事。不过太宰治还是那副毫不在意的面貌。中原中也却也在苦恼这到底怎样才能和太宰治成为朋友。他的朋友很少,就特别珍惜这能成为朋友的机会。

  最后他便像是献宝一般拿出了一颗水晶球。这颗水晶球外形上并没出色的地方,但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却发出了璀璨的光芒。这对于太宰治也是不常见的,竟不知觉地盯了好一会儿。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被着珠子吸引的神色心中却暗暗自喜。

  太宰治的神色收敛了,带着亲昵的语气说着“中也,我们玩一个游戏吧!”也许是出奇于太宰治突然的亲切,中原中也确是犹豫了好会儿,才答应下来。太宰治嘴角勾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说:“我这儿有一枚硬币,中也只用猜这颗硬币在我那只手上就可以了。要是中也赢了了,我便答应中也一个愿望。要是我赢了,那颗水晶球归我。中也你答应吗?”中也被挑逗起了好胜心便一下子就答应了。

  太宰治起身了,将一颗硬币抛向空中,缓缓用右手接住。中原中也在心中早已将答案笃定。太宰治将双手举起。似笑非笑地问“那只手?”中原中也将心中答案毫无犹豫地说出。见太宰治把双手摊开,右手空无一物,左手却好好地躺那枚硬币。中也吃惊的看着这完全不在预计范围的情况,却也只是心中暗骂一句:愿赌服输。不舍地见太宰治把那颗水晶球拿起好好打量了好会儿,放入口袋中。笑容满面“谢谢中也了”

  聚会结束后,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口袋那鼓鼓的,便不由得可惜,怨念的向太宰治瞥去,却看见太宰治笑脸盈盈地看着他。尾崎红叶见中原中也这样也只好笑盈盈地中原中也说着“走啦!”这才让中原中也将眼神收回。路上却听到尾崎红叶说起太宰治在今天在游戏中耍诈,脸一下子黑了。便在心中记恨到,想着之后见到太宰治却是一定要揍他一顿。

  这样的机会很快就到了。

  之后太宰治便有事没事地招惹中原中也,可是这也惹怒了中原中也。压制不住了怒火中原中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抡起袖子就把太宰治揍了。这后果却是凄惨的非但没有解气,还被尾崎红叶拖到太宰治的病床前做了一次深刻的道歉。此外还写了封道歉信,被尾崎红叶交给太宰治后,还被太宰治用嘲弄的语气读了出来。

  就是这可恶的孽缘,之后却更是被分配一起成为了搭档。

  要是太宰治是个相貌平平的人就罢了,可那皮相用貌若潘安、丰神俊朗形容都不为过。深棕色的眼睛仿佛有星辰晃动,薄薄的唇,唇角永远勾着那若有若无的笑,那吐出的话语仿佛是甜蜜的情诗。无数的小姐为他着迷,贪恋着他的甜言蜜语,渴望这他的心在她这儿停留。这也体现在每次中原中也搭讪的女孩总是在他去厕所或买酒的时间,已被太宰治所俘虏。而太宰治却如同那舞会上得到王子青睐的公主一般在十二点转身回到那冰冷残酷的家的再次作为灰姑娘活着。潦草地不顾一切转身逃离,留下有情人暗自伤神。

  这倒霉的日子却是在太宰治背叛黑手党之后停止了,中原中也享受着得来不易的清闲可不知心却也渐渐冷淡下来,再也没有那能把他搅得天翻地覆的人在他身边了。

  中原中也独自饮着酒,没了童年的意气用事,他沉稳了些许。他想着究竟是什么渐渐消失了,明明知道答案,却还是否定着。

  “这位小哥我们是不是见过?”听到熟悉的语调在身边响起还是那样的无赖。中原中也眨了眨眼望向声音那个方向,见他双眼含着笑意,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中原中也颇为认真地想了想说到“不,我们完全没见过。”“哦?是这样吗?”那人疑问地看了看中原中也说到“我叫太宰治,你呢?”不冷不淡的回答“中原中也”

  太宰治熟练地抓住中原中也的手。中原中也有些吃惊但却还是由着他将自己带到了那座他们过去常常去的大桥。

  太宰 手中拿起枚硬币,将硬币抛起,落下,接住。然后递到中原中也面前。中原中也无可奈何地看着太宰治,颇为无奈地说到:“我猜两只手都没有。”太宰治将双手摊来,只见每只手上安详地躺这一枚硬币。装作不可思议的样子说着:“唉啦啦,中也猜错了。可是有还是有奖励哦!”太宰治将藏在口袋的奖励拿出来,只见在那物太阳的照耀下发出了耀眼的的光芒。中原中也好好地看了会才反应过来“这是小时候被你骗走的了的水晶球!”反观那人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说:“什么骗走?分明是中也太笨了!”两人对视无数的回忆在眼前展现,却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夕阳照在彼此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美好。不自觉的情愫在心中萌发。太宰治先开的口“中也”“嗯?”“陪我一起殉情吧!”这句话对中也来说只能说是不吃惊。一脸嫌弃地说“要跳你自己跳,我才不会陪你去干这么无聊的事。”说完。便乘中也一瞬间的晃神将中也从这不高的桥上拉入水中。

  水流并不急,中也很快爬上了岸,他手中还拖着一个太宰治,心中却是咬牙切齿,想好好将这玩世不恭的人好好揍一顿。但看着他还是一脸笑容,便知道揍了这家伙他也是不会消停的。
 
  看着缓缓落下的太阳,周遭的一切都披上了橙色的轻纱。微波粼粼的河面倒映这天地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美不可言。

  他看着他便知道自己这一生便要陪着他一起荒诞下去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