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萍-

【太中】 迷途

“呐,中也陪我一起殉情吧!”他向他伸出手如是说到。

  他醒了,撑开沉重的眼皮,瑰丽的的蓝眸没有一丝焦距。因为初醒,眼神还带有迷茫。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彻底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处在一间密闭的房间,红漆的门紧紧的关闭着,甚至连窗户也是用黑色老旧的帆布窗帘掩着见不得一丝光。

  他舒展下手,却感到点点刺痛,顺着右手看去,才发现自己的手与点滴相连。他迅速地拔掉插在手上的针头,有些吃痛地揉着手上娇嫩的皮肤。不知道这样持续多久了。他有些头痛。

  不过他并不因自己处于这样的环境而心慌,反而有一丝安心。如果真是因为自己得罪了别人或者犯下了什么大罪,就不会在这有柔软的大床还有着可以消遣放松的书籍了这样舒适的环境中了。他决定等待看看是谁把他这样“囚禁”起来。

  不知等了多久中也有些倦意了,正当眼皮打算合起来的时候。忽然听到钥匙的清脆的碰撞声。中也知道了,“囚禁”他的人回来了。

  中也并不是有耐心的人,所以他更愿意主动出击,他仿佛有着某种自信,相信那个人并不会伤害他。

  中也敲着门,用一种富有节奏的敲击声告诉那个人,他醒了。那个人一定会注意到的。中也是这样深信的。果不其然沉重的步伐声一步一步地加深也越来越急促,直至中也觉得他与他只有一门之隔。他听见那人用着钥匙打开这扇门。他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那个将他“囚禁”在这件房间的人,他要问问他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他究竟是……

  门开了,在黑暗中可以依稀看到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还没等到中也有提问的机会,那人就猛地将中也抱住,感觉到中也仿佛在抵抗,那人却更加用力地抱住。嘴中念念有词,说着中也听不懂的语言。

  直至好大一会儿中也才奋力脱开他的桎梏,用着冷漠眼神看着那个自己并不熟悉的人。那人仿佛感觉到了这一不屑,只好自嘲般勾了勾唇角笑了笑。

  “你是谁?”被着一冷不丁的提问惊到,那人有些震惊地看着中也,随后又哈哈大笑起来,俯下身子,在中也耳畔用着仅有两人听见的声音说着:“我们本应一起奔赴地狱,现在逃不了了。”那声音如同鬼魅,环绕在中也耳边直到与他一起的剩下的日子。

  中也被这轻浮的戏弄弄红了脸,不禁有些暴躁。腿当下就向那人下盘踢去,而那人熟练地躲过了这一击。却让中也感到更加疑惑,想一下一下试探那个人,可是那人却制止了这样的行为发生。立马恢复到本应有的嬉皮笑脸的面容,调笑般说道:“我们坐下谈!坐下谈!”

  “这应该是失忆吧。”“也许我就只是把你忘了呢?”“那中也还记得自己的工作?生活?唯一记得也许就是自己的名字吧?”“嗯……也许吧。”中也的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消失。“那重新开始吧!”那高昂的声音犹如天神出现一般给了失落中的中也极大的鼓舞。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捏着水晶高脚杯,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白皙。他朱唇轻勾,掀起了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将玻璃杯与中也的脑袋相碰,期待着他炸毛的表情。直至眼神与那双就快喷出火焰的蓝眸碰上他才罢休,嘴角勾出满意的弧度。

  “吾名为太宰,太宰治”那人将双手张开,享受着说出自己名字的骄傲,那一刹那仿佛世间的灯火全都暗淡只剩下他——这世界唯一的发光体。

  仿佛看穿中也的心思一般太宰边连忙说道:“关于把你关在房间里这件事我很抱歉,这个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呢。”“那样的事?”中也问道。仿佛知晓了就犹如可以重新获得自己的记忆般。

  “……可以不说吗?”太宰有些委屈地问道。中也却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可以,这是关乎我自身的问题,只有这一件事你必须给我说出实话。”太宰也只得无奈地摆了摆手眼神不觉有丝遗憾地说道:“说实话吧,中也有梦游症呢……总会在晚上在到处游荡呢,不过还好活动的范围都是在房间里呢,不过在某一天早晨突然看见中也满头鲜血,躺在床上可真是把我吓坏了呢,嗯……所以就会有这样的情况。”

  太宰治在撒谎这是是中也的第一个直观的感觉,但是他也没必要去戳破别人精心为自己准备的谎言。反而装作一副欣然的表情接受了这个理由。总之他总会知道真相的。

  “那我与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听到这问题,太宰也不由得自己感叹:中也果真还是中也。直奔主题毫无拖沓。并且那双美丽的眼睛里藏有一面魔镜,谁也逃不过那面魔镜的检查与审视。

“我们两人……是恋人哦!”听到了太宰治这毫无波澜起伏甚至有些调戏的语调。中也终于第一次有了想直接扇太宰一巴掌的念头。中也想过无数的情况甚至连他是他老爸的私生子这种情况都想出来了。他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晴天霹雳。他一直都以为他是一个直男啊!!

  到是太宰被中也一脸崩溃的样子吓到了,不禁觉得有一丝尴尬和好笑。轻声咳了咳,让对方注意到自己,才慢慢说到:“这个……也不是这么奇怪吧……两个人两情相悦,然后在一起本来就不是奇怪的事呢。”听到这无力的辩解,中也不禁捧腹大笑起来:“关键是我觉得我和你两情相悦我就感觉我脑袋有病一样,被铁敲了。”太宰的听着这熟悉的话语嘴角的笑容愈发明显同原本一样,一样的地讽刺“如果这么优秀的我中也你也不喜欢,我才会觉得你脑袋有病。”

  太宰向时钟的方向暼了瞥才发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自己也有些倦意。便打着哈欠对着中也说:“现在也晚了,去睡觉吧。晚睡的话可是不会长高的。小矮子哦。”听出太宰这嘲讽的言语,中也也只得竖起中指向太宰骂了句“你滚。”

  却还是心口不一。大摇大摆地走进那一囚笼。知道听到太宰用着钥匙将房门再次锁上,中也才累得倒在床上。仿佛有一种沉睡了千年的疲惫在那时迸发出来,他来不及回想今天发生的点点滴滴就早早地合上了自己厚重的眼皮。

  他们的争吵讽刺犹如孩童时的吵架、闹脾气一般在别人看来是幼稚的,是丝毫不与成年人的稳重相符的。但是彼此又迷恋着对方生气时的口吻与那神采飞扬的神色。因此总是乐此不疲。

“讨厌你” 说着心口不一的话。

  次日,温暖的阳光洒满中也的房间。他不愿总是黑暗,比起黑暗他喜欢光明,能照耀人的内心的迷茫和抚平心中的恐惧。

  房门已经早被太宰打开了,中也推开虚掩的门。悄然走入客厅才发现太宰已经不在这房间了。心中不由得舒了一口气。看见饭桌上躺着的早餐。中也心中一阵暖意。随后才看见旁边那嚣张的便签——“小矮子早上好啦!还没吃早饭吧,哈哈。旁边就是英俊潇洒的我准备的早餐,冰箱里面还有午餐和晚餐饿的时候就把那些加热来吃吧。不吃可是会饿肚子的。不过我还是好担心,毕竟中也是笨蛋呢,回家之后就会看到乱糟糟的厨房果真好担心啊!”

  看完这样的便条中也的怒气也在蹭蹭上涨,待把这张揉成一个小团,准确地扔进垃圾桶中。心安理得地吃着吃餐。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好似电视杂志里常常出现的八卦——某某总裁…………中也想不下去了。自己怎么可能真的和太宰那个混蛋是所谓的恋爱关系呢!但是他又怎么会对自己这样地好呢?唉,中也打算不去想那些事了。管他怎样,只要他对自己毫无恶意,像这样每天安心地度过才是中也内心真正得所求。

  中也也慢慢的掌握了太宰治的生活作息7:00起床、7:40出门上班、直到9:30才可以回到家。中也也曾向太宰表示自己迫切地希望出门走走却遭到了太宰的强烈拒绝,甚至引发一次争吵。

“在这里闷了这么久,我想出去啦,太宰?混蛋太宰?你听到没有?”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太宰探出身子还是那副笑着的样子说到:“中也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啦。”中也也将自己自己的话语重复。却得到一阵寂静。接近了五分钟左右中也才听到了回复“不可以哦”“为什么?”中也有些恼火,这已经算是限制人身自由了吧!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说出冰冷的话语:“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离开?”中也看着变了脸色的太宰不禁有些疑惑,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真正想说的话“我想出去走走逛逛,我在这里待了太久了!混蛋太宰!你这样算是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了吧?别以为你就能真正地囚禁住我!”

  本想以这番话让太宰放自己出去。但却得到了更加猛烈的回答“我放你出去。然后呢?你是不是要逃?逃离我的身边?再也不回来?”被这样激烈的言语惊到,中也也一时找不到言语回答,只好支支吾吾地支应“我……”还没说完。一个怀抱就将接下来的话语全部打断。太宰将头放在中也的肩上,双手将中也环绕,仿佛脆弱地说道“请不要离开我。”中也被这接临破碎的话语也弄软了心子,柔声安慰道:“我不会走了。真的不会离开你的。”听到这话的太宰的情绪也仿佛安定下来,重新展开笑脸“我们吃饭吧!”

  中也才真正感觉到他自己正在深陷一个囚笼之中,孤独冷寂笼绕着他,他本有能力逃出,但他并没有。只因那囚笼名为太宰治。他总有一天会被那人毁灭致死。他饶不了他。

  中也正坐在沙发里看着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是不是地转换频道。眼神一瞥看见太宰那米黄色的大衣,突然想起太宰在要去洗澡的时候对他说的话:“中也可以去翻翻我的大衣哦,里面有给中也的礼物呢!”那时候他还嘲讽到:“这给礼物的形式也是越来越随便了。”说完也没怎么在意。不过现在突然无聊起来中也对那礼物也有了好奇。

  将手放进大衣的口袋中,充满着期待。干脆将口袋里面的东西全部一下子全部抓起来。就算已经知道了太宰撩妹技术多么高超的中也也还是被这个礼物傻了眼。一对戒指正悄然地躺在中也的手上。并不是什么华丽的戒指,甚至还有些普通,只不过在戒指背后却刻着中也和太宰的名字。这仿佛就如同契约般,仿若戴上两人就会永不分离。

  中也痴痴地看着这一对戒指,怎么也表达不出他内心的情感。直至好大一会儿他才看见戒指的一旁还有着一封被蹂躏过的信。将信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工工整整地字体清晰地写着——

iiiiiiiiii
​ 尊敬的太宰先生

  近来身体是否安康

  至上次那件事情您已离去一个月左右。所有无限的话语想问候您,但在此还是长话短说。对于您做出的事社长无非是很震怒的,并且希望你可以回到侦探社给他一个理由。众多社员也因你这一出格的行为现在正在烦扰着。

  至于港口黑手党他们现在也无疑处于慌乱中。不过他们的首领并没做出什么挑衅的行为。所以请您放心现在侦探社还处于安全中。

  不过您做出的那件事的确有违你平时行为作风。作为您的后辈我本没有资格谈论您的事。但在这也想抒发自我的意见:您这样的做法是否考虑过中原先生?这样的事也同样是对他的生命不负责任。虽说您平时也是位肆意洒脱的前辈但是还是希望您可以自我审视一下。感谢读至此。

望您身体安康

                                                           中岛敦

                                            XX年XX月XX日

iiiiiiiiii
​ 这封信到底讲了什么?中也有些发懵,中岛所写的那事究竟是什么?他想知道!想知道所写的对他生命的不负责到底是什么?他尝试回想但是却只是破裂的碎片。他急得眼泪涌了出来但一切都是徒劳。他无助地向四周望去,却发现在身后背着手,正一脸灿烂地看着他的太宰治。那笑容仿佛恶魔,吞噬着中也最后的欢乐。

  他自嘲般说着:“还是被中也发现了呢!不过没关系哦!我会原谅中也的!毕竟我最爱的人就是中也呢!来吧!中也!我们一起奔赴死亡的盛宴吧!”他露出痴迷的表情。

  看着太宰缓慢地将背后的刀掏出。那每一个动作如同对中也心的毁灭。中也现在感到内心的无助,他渴望帮助可是没人能够帮助他。他奋力跑向阳台。向下望去,他无路可走,更无路可退。那样的对死狂热的太宰他也曾见过啊。他这样看着他,将他狂热的面容记录在心。直至生命的凋亡,那双再也不明亮的蓝眸也仿佛将那画面永远定格。

  那对戒指也失去的原有的光泽,是那么的暗淡无色。

  “我爱你。”可惜这是谎言呢。

  黄昏洒满横滨的每一个角落,将中也面前这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与他站在屋顶,他向他伸出手说到:“呐,中也陪我一起殉情吧!”“你智障吧!混蛋太宰!陪你殉情?这怎么可能?”太宰治露出惋惜的神色可惜地说道:“的确呢,这个怎么可能呢?”声音又突然高亢起来“既然不愿意的话,强迫不就可以呢!”那疯狂的神色犹如嗜血的魔鬼看见新鲜的血液般。他将中也抱在怀中,不在意他对他的斥骂。奋身一跃。

  “中也啊!我最爱你呢!”

  身后早已没有了退路……

评论(3)

热度(17)